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金城武 >

金城武颜值与演技的巅峰之作之后再无金城武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金城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98年李志毅导演,金城武和山本未来出演的电影。浓重的港片色彩,着眼黑社会帮派斗争,但只是把取景地从香港换到了日本新宿。江湖上的恩怨纠葛是必有的情节,没有同在异乡的惺惺相惜,同类相残从一开始就奠定了这部片子的悲剧色彩。

  刘 建一是台湾人和日本的混血,有着日本国籍,但并不被日本人和日本社会所接受,一开始警察要刘建一出示居留证,在一旁的台湾人已经告知警察刘建一是日本人, 但警察却不愿意承认。回过头,台湾帮的人又骂刘建一是日本的狗杂种。这个角色可以说是为金城武量身打造的,这同金城武的身世太过相像。没有最基本的身份认 同,没有归属感。

  在日本新宿的歌舞伎町,这个连警察都不愿意插手的地方,充斥着各色交易和种种势力斗争。这是一个暗夜下的故事,只说生存,不讲感情。就像片子一开始那个妖艳的女孩儿对建一说我想给弟弟买一个护照。刘建一只是冷冷抽着烟,说有钱就可以。他甚至都不愿意去碰女人,有钱就可以。

  当 刘建一去找的头目崔虎的时候,崔虎侮辱刘建一是中日的杂种,每一句话都带着脏字,甚至吃剩下的小半碗拉面连汤带面泼到了刘建一身上,挥拳打在他的脸 上,刘建一没有发怒,也没有反击,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是说我要和做一个交易。崔虎走了之后,刘建一也只是静默地打开水龙头洗脸。

  可以隐忍至此,刘建一的性格在片子一开始就被勾勒出来。不是胆小怕事的懦夫,更不是感情用事的鲁莽之人,他是一个冰冷强大的男人,深谙在这肮脏之地的求生之道。

  就在的元成贵给了刘建一三天的时间,让建一交出富春,借机重组日本的中国帮派势力,以控全局之时,一个叫佐藤夏美的女人出现了。

  “我有东西要卖给你。是元先生手下的王先生介绍的。”“最后说一句,元成贵手下没有姓王的。”

  这巧合来的突然,但刘建一还是赴了约,也开始了一段纠葛。陪伴,做爱,但那不是爱情。

  初次见面的时候,刘建一拿枪抵着夏美的脑袋,“我不会跟素未谋面的人交易。”但确定夏美是只身一人的时候,建一放下了枪。夏美赤脚贴在刘建一的鞋子上。“在日本,进屋得拖鞋吧。”“万一招架不住,便要破船而逃。”没有隐藏,两个人棋逢对手,不必遮掩。

  “知道我要卖你什么吗?吾富春。只有在新宿,他的命才值钱。”刘建一正为之愁眉不展的问题,这个女人就这么轻易的送上门了?

  当富春开始疯狂搜寻自己的女人,也就是这个叫夏美的女子的时候,刘建一匆匆赶到夏美的住处,要带她逃走。说他没有动情,是假的。夏美说我很高兴你替我担心。刘建一却急于否认,“你只是我手中的一张牌而已。”你以为是爱情,但它却纠葛了太多东西,只是一个幻象。

  当他决定要利用富春的手杀掉元成贵需要到杨老爷子那里去取钱的时候,他派夏美去杨老爷子那里。不是没有戒心,他需要确认夏美到底值不值得信任,就必须给她露马脚的机会,哪怕这是有风险,有丧命的代价。

  在 回程的路上,夏美红裙浓妆,引诱他,挑逗他。步步紧逼着问刘建一,你这么一直绕路兜圈是不是要和我独处。但刘建一却只说了一句不用旁敲侧击,便换掉了那首 夏美觉得适合做爱的音乐。他是清醒的,即便眼前这个女人美丽妖娆风情万种。但他必须与之对峙,你死我活的境遇在逼着他这么做。

  那个叫佐藤夏美的女人早已经死于交通事故。刘建一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是用着尚未吊销的佐藤夏美的身份证明而已。

  刘建一回到两人同住的地方,掐着夏美的脖子说,“你的谎话只有这些?我怎么才能够再相信你!”“小时候常被父母殴打,之后他打我,连你也打我。”一个从不相信别人的人说我怎么才能够相信你,一个利用人的女人却求温柔对待。两个人都掐着对方的死穴,只是看谁能够撑的更久。

  但刘建一却恍然间回过神把夏美搂在怀里,说不是这样的。那一刻会觉得刘建一醒悟了,他开始怜惜眼前的这个女人了。当夏美在街头吻着刘建一的时候,他并没有沉醉在这个吻,抱着夏美,枪口对着夏美的脑袋,眼神中是纠结。

  当他再次向夏美确认是不是和杨伟民和崔虎的是否有联系的时候,夏美跳下车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建一再一次停下车拥着夏美,吻了她。又是恍惚一瞬,再一次觉得那是爱情。

  虽 然是生死存亡的三天时间,但导演却花费了大篇幅了描述整个事件的始末。年夜终于到了,和元成贵的会面意味着一场决斗。本以为这是富春,元成贵和自己的生死 较量。但各个帮派都想借机一统日本的中国帮。便演变成了一场帮派的混战。秀红成了杨伟民的牵线木偶,杀死了元成贵后便要来取自己的性命。好在富春杀死了秀 红,而夏美杀掉了孙淳。

  在枪战中奄奄一息的富春看着伊藤夏美的脸,唤着小莲。所谓的夏美,正是自己的妹妹富莲。富春说小莲你送哥哥一程吧。小莲连开两枪,是两枪。建一眼前的这女子,够狠。

  但 这混战幕后的操纵者竟然是自己的师父杨伟民和自己口口声声叫着叶伯伯的叶晓波。但让刘建一更痛心的,是夏美是为了独吞和富春一同抢劫来的六千万。刘建一给 了夏美一记响亮的耳光,当叶晓波要取夏美的命时,刘建一拔枪毙了叶晓波和的头儿。为夏美,也为自己争取一条活路。

  但等在门外的却是崔虎。崔虎觊觎夏美很久了,只是没机会下手。当崔虎说两个人只能活一个的时候,夏美掏出枪对准崔虎,而后又转向建一。夏美在搬动扳机的那一刻,所有爱情的幻象全都破灭。

  所有的情感都抵不过求生的欲望。夏美在一次跳车,刘建一追上了夏美。夏美流着眼泪吻着刘建一。建一还是开了枪,无关乎背叛与复仇,只是要活下去必须这么做,必须打破所有的幻象。

  夏美死了,杨伟民一统日本的中国帮。在他的七十岁的寿宴上,刘建一去解决杨伟民。他已经不记得夏美,只是要夺得帮派的权利。

  至 此,片子结束,也打破我们仅存的一点念想和希望。这是一部冰冷的片子,丝毫没有人性的温暖。唯有权利与利益才是终极的,所有的感情都只是幻象。等到你能够 亲手毁掉所有的幻象,你才能够掌握所有的资源。但高处即孤独,没有尽头的孤独与冰冷。大红的春联,烟火炮竹的热闹气氛也只能让这一切显得更加悲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jinchengwu/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