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黄义达 >

名流从三线小明星到首富孙媳再到被弃豪门真不是好嫁的?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黄义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刚刚过去的圣诞季和新年,很多富豪之家都会举办家庭聚会,这也是娱乐记者们忙碌的日子,因为家族聚会最精彩,新人笑、旧人哭,多少豪门恩怨、厮杀情仇都能在聚会中看出一些端倪。

  赫赫有名的台塑集团是王永庆一手创办的化工帝国,屹立几十年,攒下了滔天财富,王永庆也成为台湾的“经营之神”(王永庆卖米的故事已经成了经典营销案例,感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王永庆现在已经去世,他的长子叫王文洋,是台湾宏仁集团的总裁,坐拥百亿身家。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王文洋家的事。

  ▲王家男人都多情,这也许是遗传出来的DNA,从爷爷王永庆,到爸爸王文洋,再到本篇故事的男主角王泉仁,个个都难过美人关。王永庆去世后留下三房子女,也是浩浩荡荡的大队伍了。事实证明,多子多福固然好,但是一旦掌舵人去世,这个遗产官司也真是打得热火朝天。王文洋呢,当年作为台塑帝国的准继承人,一直被寄予厚望,谁知道他爱美人不爱江山,因为和吕安妮的师生恋得不到王永庆的认可,愤而离家;王泉仁呢,咱们慢慢讲。

  话说王文洋也到了当爷爷的年纪,这个新年,王文洋很忙,因为他几乎前后脚地宴请了前儿媳妇和现儿媳妇。

  先是和前儿媳李晶晶聚会,他的儿子、也是本篇故事的男主角王泉仁也出席了。所以这就很奇妙啊,王泉仁和李晶晶两个人已经离婚,当年也是大撕了一场的,可现在反倒是其乐融融的聚餐,从照片上看,两人挨着坐,关系融洽。

  紧接着,王文洋又和现儿媳妇佐藤麻衣以及亲家聚会。更奇妙的是,这一次,作为老公的王泉仁竟然全程不见踪影。

  后来又有记者拍到,佐藤麻衣独自带着儿子“心酸拜神”,一直没有老公王泉仁的身影。

  所以,这次的聚会真乃一大奇事。王泉仁这个花花公子和现任妻子佐藤麻衣感情冷淡,婚姻红灯,反而又和前妻爱火重燃?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作为当事的三方,王泉仁、李晶晶、佐藤麻衣,每个人都有一箩筐的故事要讲,但是这三个人中间,有两个人处之泰然,进退自如,唯有一个人如履薄冰、处境尴尬,那就是——佐藤麻衣。

  熟悉台湾综艺节目的朋友们应该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印象,在十多年前吧,《康熙来了》和《国光帮帮忙》中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个日本女艺人的身影。

  那时候,台湾有很多三线小艺人都争着上这些综艺通告,《康熙来了》经常做卸妆啊、美少女啊、超短裙啊之类的专题,就是给她们露脸的机会。

  这些女艺人大部分都长着一张“欲女”的脸,想出名、想红、想嫁豪门。可唯独这个矮矮小小的佐藤麻衣“一鸣惊人”了。

  ▲最左边是佐藤麻衣,和旁边两个女艺人相比,她确实不是最受富家公子哥偏爱的类型,没有大长腿,也没有性感的身材和脸庞,总体是可爱善良那一挂的。

  不入流的三线通告艺人,摇身一变成了身娇肉贵的台湾首富长孙媳,这个阶层跨越实在是太惊人。因此当年媒体都用“震惊”、“shock”等字眼来描述这桩不可思议的豪门婚姻。

  但是豪门内从来没有什么一劳永逸、岁月静好。豪门太太做了四年,转眼间,麻衣又要面临“婚变”的考验,也真是几年之间尝尽人生百态了。

  所以,麻雀变凤凰的故事真的那么美丽吗?嫁入豪门的风险在哪里呢?也许,从佐藤麻衣身上,我们能找到一些答案。

  其实她的家境并不差,据日本媒体报道,她爸爸曾是日本TBS电视台体育部门高层,负责过雅典奥运转播事宜,妈妈佐藤贵子传曾是日本奥运体操选手。

  但佐藤麻衣并不满足,她曾在微博中透露自己儿时的梦想就是到流光溢彩的大城市里生活,去高级饭店、听爵士,过上上流社会的日子。

  2000年,佐藤麻衣来到台湾,以少女团体“sunday girls”出道,上的第一个节目是《超级星期天》,那时候的主持人是年轻鲜嫩的庾澄庆、黄子佼以及张小燕、卜学亮。

  “Sunday girls”是四个日本少女,都是可爱的形象,当时也出过唱片,主打歌都是《喜欢你》、《好想嫁给他》这种风格,定位很明确,以攻占男性市场为主。

  唱片推出后,水花也寥寥,四个人也就分道扬镳了。成员之一的爱纱后来成了大嘴巴乐团的主唱,和麻衣保持了较深的友谊。其他两个女孩都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麻衣由综艺节目出道,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了名副其实的综艺咖,什么通告都接。

  但是毕竟是独身来台湾,又是花样少女,在节目中也是受过一些罪。别的不说,明里暗里的揩油都是少不了的。

  《国光帮帮忙》、《爱哟我的妈》这样的直男癌节目更是不肯放过她,语言上的骚扰已经非常明目张胆了。

  麻衣当然也明白自己的处境,那个时候台湾的综艺基本没有下线,但是又有什么办法,没资本没靠山,想红的话就要吃得苦、咽得难,就是要豁的出去。

  在各种节目中,麻衣总是以温婉可爱的形象示人,笑眯眯的,玩笑开得再过分也不生气,顶多是双手捂脸、“听不懂哎”为托辞糊弄过去。

  张小燕曾说“麻衣很能吃苦”,可似乎总缺少一些运气,总是等不到破茧而出的那天。

  当时朱孝天也已经将《流星花园》的红利吃透了,逐渐走了下坡路,但毕竟也是曾名噪一时的人物,麻衣是因为他才有了在娱乐媒体上的一些版面。

  当年这个记者会阵仗很大,柔弱可怜的麻衣一度是热点人物,但很多媒体甚至都懒得写她的名字,在当时看来,“朱孝天女友”比“麻衣”两个字有新闻价值得多。

  后来,麻衣又和歌手黄义达传出绯闻,黄义达一度被称为男版孙燕姿,刚开始势头很猛,但后来据传患了抑郁症,演唱事业也陷入低潮,两个人很快便分手。

  几段恋情也并没给麻衣增加多少筹码,反而在综艺节目中一再被问及到尖锐的问题,大家似乎都等着看这个小姑娘慌张冒汗的样子。

  可能佐藤麻衣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种“屈辱”的日子突然会被一种力量终结。这种力量就是来自顶层的青睐——她得到了这个势利的世界中最简单粗暴的通行证。

  自从和王家长孙王泉仁谈恋爱之后,她的处境就微妙地变化了。虽然恋情一直秘而不宣,但人精如蔡康永、小S依然能嗅到一些蛛丝马迹。

  三流艺人麻衣成了康熙的主打嘉宾,康永恭敬地称她为“麻衣小姐”,甚至惶惑地回忆有没有欺负过她。

  所以,嫁入豪门说起来也真的是一件令人目眩神迷的事情,这世间还有什么捷径比它更省力、更立竿见影?多年的打拼比不上几个月的恋情,十多年“麻衣”的身份不及“王家长孙媳”九牛之一毛。

  shock,实在很shock,这么多年来台湾民众一直想不通,很多和麻衣一样在娱乐圈底层打拼的女艺人也想不通,资质平平的麻衣到底怎么钓到王泉仁这个超级金龟婿的?

  其实麻衣一直都在暗暗地努力,她积极地营造自己温婉贤淑形象——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生病了就自己煮一锅热汤,还要努力学习,楚楚可怜的,很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她的自拍也多是女朋友视角,不是超近距离大头贴就是赖床照,总之散发着浓浓的“我想谈恋爱”的味道。

  也是偶然一张赖床照,人们才发现一些异样,麻衣竟然住在了台北最豪华的信义区,因为她的窗外就是台北101大厦。

  ▲麻衣真是掩饰不住自己想炫一把的心啊,窗帘专门拉开一个缝,露出101大厦,然后再回到床上自拍,还专门标注了地点……

  台北信义区是整个台湾最贵的地段,很多超级富豪都在这里有物业。以麻衣的实力是不可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的,从她晒出的照片来看,房间也很紧凑,不像是大房子。

  后来有记者查出来,麻衣在信义区租了一间房,而这间房距离王泉仁的豪宅,只有5分钟的距离。

  ▲所以后来台湾民众普遍觉得麻衣有心机,“要嫁入豪门先要做邻居”也成了一句揶揄。

  其实麻衣和王泉仁在很多年之前就认识,那时候王泉仁投资了东京的生物科技公司,频繁往来日本和台湾,而麻衣作为日本台湾两地飞的女明星,自然和他有了交集。

  只不过那时候没有发展出恋情,具体什么时间再度在一起,就不得而知,大家知道的是,麻衣慢慢公开自己的恋情大概是在2013年,因为那时候麻衣频繁地去打高尔夫球,而王泉仁最钟爱的运动就是高尔夫,此时,离王泉仁离婚刚好一年。

  但怎么讲,麻衣和大部分私底下跟有钱人做女朋友的女孩一样,因为不能正面秀男人,于是就只能秀生活了。于是乎,麻衣,经常在社交网络上晒玫瑰花、晒豪宅、晒烛光晚餐。

  所以,麻衣这样的性格很容易让人感觉“爱慕虚荣”,想必首富之家是有些微词的,而且做艺人那会的经历也颇有些“黑历史”的感觉,学历呢也一般,因为王泉仁的父亲之所以反对王泉仁初婚前交往的一位女星,就因为对方学历不高。

  按道理讲,麻衣这样的女孩是入不了首富的法眼,那么她为什么能和王泉仁结婚呢?

  和王泉仁恋爱没多久,麻衣就怀孕。而她的准公公王文洋是出了名的好爷爷,更幸运的是麻衣一索得男,因此,2014年10月,麻衣和王泉仁低调举行了婚礼,她正式成为了王家的长孙媳。

  麻衣嫁入豪门,简直实现了阶层的火箭式跃升。加上后来又生了儿子,更是地位稳固,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她都成为了令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但豪门内的生活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般美好。结婚还不到三年,两个人就频频传出婚姻红灯的消息。

  据称,只要麻衣回台湾,王泉仁就搬到外面去住;麻衣一回日本,王泉仁再搬回来。唯一不变的是,王泉仁每个月给麻衣数额可观的生活费。

  所以那段时间网上曾风靡过一个论题:“如果你老公每月给你11万零花钱,你只管带孩子、会闺蜜,但是见不到老公,你愿意吗?”,说的就是麻衣的事。

  当年网友们简直进行了一场脑洞狂欢,很多主妇们都发出这样的感慨:这样的老公麻烦给我来一打!

  但事实上,普通人的家庭模式和豪门的家庭模式是不一样的。对于豪门来说,最自然的事情就是有花不完的钱,因此钱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他们获得幸福的阈值提高了,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身份感和圈层地位。

  人都是社交动物。在美国,每个刚刚发迹的新贵进入棕榈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宴请当地富豪,以此融入这个圈层,获得上桌玩牌的通行证。

  但身份感这个东西,麻衣一直没有真正地得到。换句话说,她从来就没有“上桌玩牌”的资格。

  作为王家最得令的长孙少奶奶,又生了个男娃,按道理讲是风光无比的,但麻衣一直没能体会到这种社会地位。

  因为对人们来说,王太依然不是她,王泉仁在她生完孩子之后就神隐,简直赤裸裸地将她视为“生子工具”;

  除此之外,她有一个对比更强烈、更明显的参照人物,那就是王泉仁的前妻,也是我们文章开头提到的“前儿媳妇”——李晶晶。

  李晶晶和麻衣不一样,她和王泉仁是最典型的“门当户对”。她是“首都客运”的千金,虽比不上王家,也绝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王泉仁和麻衣的婚礼简单低调,只是请了两家亲朋好友吃了顿饭;可是当年王泉仁和李晶晶的婚礼,简直堪称“世纪婚礼”,阵容豪华,来宾全都是名流贵胄、政商要人。

  此外,爷爷王永庆留下的三房太太罕见地全部现身,坐在一张桌上,成了绝无仅有的画面,这就是所谓的长孙大婚啊,各房太太当然要出席。

  全台湾最显要的人物全都来捧场了,冠盖云集,蓝绿阵营都在这个婚礼上握手言和,除了王家的婚礼有这个能力,没有其他人家可比。

  所以,李晶晶嫁入王家,不是孤身一人,这象征着王李两家势力的联姻,她的身后有娘家的力量,有整个台湾政商界的利益博弈。

  两年之后,李晶晶宣称因为电视台主播李文仪的介入,申请离婚;而王泉仁则说婚变主因是李晶晶打人,将带着女儿到美国逾七个月未归,迫不得已才提起诉讼。

  王泉仁的律师声明说:“李晶晶小姐有数次无理由且无法控制自己情绪之情况下,动手打王泉仁先生及损坏财物之行为,迄今均拒绝认错改善,又反指王泉仁先生打人。”

  李晶晶离婚后带着女儿,专注于时尚事业,做得也是风生水起。最近认识了一枚小鲜肉,爱情生活也过得蛮惬意。

  她和萧亚轩是闺蜜,平时的生活也是精彩的,不缺钱,不缺男友,也有自己的事业,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潇洒得很。

  而与这位前妻相比,佐藤麻衣的处境就很尴尬,她既没有像李晶晶那样呼风唤雨的背景,也没有得以寄托人生的事业,她手上没有任何筹码,只有一个儿子。

  她本来就是略微暗哑地进入王家,现在又要被王家连本带利地要回去,说来也真是令人憋闷。

  据传麻衣一气之下带着儿子回了日本,爷爷王文洋想念孙子心切,开出5亿的价码,要麻衣交出儿子,可麻衣不愿意。

  其实富豪们都算计得很,势单力薄的孤儿寡母很难斗得过。但麻衣的儿子特殊就特殊在他的国籍复杂,爸爸王泉仁是新加坡籍,母亲麻衣是日本籍,所以按照法律要等孩子成年后自己选择国籍。因此现在爷爷要夺回抚养权还是很困难的。

  所以,这场拉锯战还不知道要斗到何年何月。今年新年,公公宴请麻衣一家,似乎也是释放了信号要握手言欢、另辟蹊径了。

  但不管怎样,经过3年多的豪门之路,带给麻衣的绝不是幸福和满足,她不再更新自己的微博,不再炫耀自己的生活,她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但同时也见识到了虎狼环伺的险恶人生。

  所以,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年轻的女孩都渴望嫁入豪门,但豪门还真不是一般的女孩能嫁得进的,就算嫁进去了,要适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在男性社会里,女性从小就被洗脑干得好不如嫁得好,长得漂亮嫁入豪门就是人生捷径,一举提升自我阶层,等于是躺赢。

  豪门人随便的一洒,就能让你过上高尚的生活,那里的便利与舒服令人咋舌,有钱有势足以令年轻的、涉世未深的女孩们晕眩。

  这让我想到美国富豪、露华浓老板帕尔曼追求自己第三任妻子时的场景,当时美国的媒体是这样描述的:

  身价上亿、秃头、口咬雪茄的露华浓老板帕尔曼开始追求第三任妻子的时候,从洛杉矶国际机场他自己的私人飞机上打电话给她。

  不是仅仅要求约会而已,而是告诉她,引擎已经开动,而且要一直开着,直到她来与他会合。

  但恋爱是一回事,真要步入婚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豪门婚姻从来都是清醒并且残酷的,它要考验的可不是莺莺燕燕的的男女感情,而是力量、是话事权、是博弈、是利益。

  就像刚才讲的那个明星,恋爱时甜甜蜜蜜,可王泉仁要分手,一句话就打发了——“我应该是不会跟你结婚了。”

  事后看,其实就王泉仁又和李晶晶好上了,他和柏分手的第二个月,报纸上就有了他和李晶晶来往的消息,也就是自始至终,柏研安都是作为备胎存在的。

  真正被豪门看重的婚姻都是女方有份量的婚姻,凡是进退自如、毫发不伤身的女人大都是娘家也有权势,要么就是自己本身就强,会挣钱、有影响力;

  而年纪轻轻,想靠温婉柔顺嫁入豪门就真的没那么容易,就算有个一儿半女,夫家也只把你看成是繁殖子孙的女人。

  没有实力就迫不及待进入豪门的女人,多半从此之后,万事由不得自己,处处都要看夫家脸色。锦衣玉食是没错,但要受尊重就很难了,拿着十一万,受人脸色,说起来,这何尝不是一个锦绣的牢笼呢?

  对于梦想鲤鱼跳龙门的女孩来说,嫁入豪门最大的风险便是主动交出自己的命运选择权,这趟航程的前方是万里无云还是暗礁险滩,她一概不知,只由她的丈夫来决定。

  年纪轻的时候,会觉得前方充满着惊喜和刺激,总是幻想会有生命额外的馈赠降临,总盼望有一个白马王子降临把自己抱入天堂,不费吹灰之力,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人在慢慢长大之后,才会发现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便是这种全凭他人兴趣的“昂贵馈赠”,因为你不知道它标了什么价钱,而你应该用什么东西来偿还。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huangyida/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