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黄义达 >

黄义达:上海开唱让歌迷站着听 否认出家传闻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黄义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加坡音乐人黄义达日前做客网易娱乐,谈到12月20日即将举行的上海个人演唱会,他表示将上海站场馆全场打造“无座椅站立”演唱会让歌迷360度全方位体验“义式摇滚”音乐饕餮盛宴。

  这次上海演唱会的一大亮点就是打造“无座椅站立”个唱,黄义达表示当时北京演唱会有很多自己的朋友也是专业的音乐人来观看,他们反馈在现场有些因为场地问题,音乐频率听不太清楚。所以这次在筹备上海站的时候,他就跟公司提出,能不能要求歌迷站起来,听音乐和视觉上可能会好一点,就不会出现音乐太糊、太轰等的问题。

  回忆起北京站的个唱,他表示当时在台上,才彻底体会到为什么很多歌手在演唱会上都会很想哭,因为真的好辛苦、好累,虽然演出只有短短两个小时,但那次自己和团队已经彩排到凌晨三点多,回到家四点多、五点,睡没多久九点又起来又去彩排,一直到现场彩排到下午,然后就开始妆发,然后休息一个半小时就开始演出,那时候所有乐手包括自己都好累,在唱前面第几首的时候几乎都已经唱不动了。他表示这也是显示出自己初次搞演出,很没有经验,所以这次在上海演唱会,他会让乐手老师们,包括自己休息好,然后把当天的演出做最好。

  谈到目前的生活状态,黄义达表示自己现在对所有东西都很知足。他还特别澄清之前的传闻,表示自己之前并没有出家,而只是在寺庙修行。那一次的修行经验让自己获益良多,以前当艺人的时候每天睡醒时会告诉自己,“我是义达,我要做到最好!”可是现在睡醒会告诉自己:“人生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开心。要开心的过每一天。”

  网易娱乐:欢迎收看今天的网易娱乐嘉宾聊天室,今天很开心请到了黄义达作客,来跟网易网友打个招呼好吗?

  黄义达:还在忙演唱会,最近都在忙,一直会是忙演唱会,除了演唱会还会有一些新专辑的歌曲,还有一些陆陆续续,可能未来如果还有演唱会的一些编曲,反正我都陆陆续续在改一些编曲,不要到临时抱佛脚,所以我基本上都在做音乐。

  黄义达:12月20号会在上海浅水湾的文化艺术中心嘛,筹备得还可以,但得跟乐手老师们紧凑一点的栽培着默契,因为我可能跟他们还不熟,大家可能还放不开,所以大家会在……我们看过一些视频,大家可能都太拘束了一点,有点放不开,可能是因为第一场演唱会,大家想给黄义达做最好的伴奏,包括我自己也很紧张,我想把演出做到最好给观众,但是我们大家都忘了互动,所以我们这一次彩排我们一直在讨论该怎么互动。

  黄义达:会有一些不一样,因为有些老师们的时间比较紧凑一点,所以没办法,我们有换了一些人,但不会影响。

  网易娱乐:其实很多看了9月份演唱会的人也很关心12月份的上海演唱会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黄义达:有什么不一样啊,因为那时候我有好多朋友在现场,在北京的时候,9月13号演唱会,他们说有一些音乐的频率,他们都是专业音乐人,他们说有些音乐频率听不太清楚,因为低频太多,或者因为场地问题什么的,他们也说不出具体,我在想,会不会因为是坐下有时候影响了听觉,我想说,在上海,可能我跟公司提出说,可不可以要求歌迷站起来,大家听音乐和视觉上可能会好一点,就不会出现太糊、太轰等音乐的问题。

  黄义达:对,我觉得站着也好,他们可以感受一下当艺人站在舞台上要站两个小时,要背着吉他,要互动,要走来走去,挺累的。

  网易娱乐:经历过在台上表演,可能很多歌迷很想站起来,但下面的工作人员却要求他们坐下去。

  黄义达:对?站起来主要是可以,因为我往前靠的话,弹吉他,视觉上会觉得跟我比较近,坐下来之后可能你会觉得这个角度有点远,我觉得听觉、视觉都是一个问题,因为站起来之后,整个人,不管是音乐的起伏,跟一些互动,比较拉近距离。

  网易娱乐:其实现在再回想起9月份你出道以来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心里还会有什么样感动的情绪在里头?

  黄义达:我印象中07还是08年就有歌迷问什么时候开演唱会,可是那时候我心里在想,我对演唱会其实没有什么期望,我觉得能够发片就已经很幸运了,所以有时候我很难过的,就是默默在电脑面前,只能回复他们说,我只能做好音乐给你们。但现在做了一个众筹演唱会对我来说压力比较大,因为它是众筹,我不像其他艺人比较幸运,发了一两张专辑就可以开演唱会,我等了十年,我其实以前也开过演唱会,但真的售票倒是第一次,压力很大,因为众筹要到一个额度才可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一直到北京的发布会,他们说众筹,如果没到达一个额度的话,演唱会就会取消,那时候压力很大,可是我觉得我歌迷不会让我失望,所以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很正能量的告诉我,歌迷一定都会到,不要去想这一块。

  黄义达:因为演唱会成本很高啊,好象我刚开始说我要有一个演唱会,你去看很多评论,你是来捞钱,这种评论你知道吗?我很想跟他们解释一下,其实很多工作人员很惨,也不是说很惨,很辛苦,像我这次第一次开演唱会,我到现场的时候,我发现我们有40几个员工,都是那种小朋友,他们为了搭舞台,牵电线个小时都没睡觉,所以我很想跟这些00后、90后的朋友,不是赚钱不赚钱,大家都在工作,大家想做最好的舞台,大家想呈现最好的音乐给所有的听众朋友、观众朋友。

  黄义达:我没有要哭,我在唱《显微镜下的爱情》的时候,我说这首歌的版权不在我手上,我才讲“这首歌……”我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因为真的很感动吧,《显微镜下的爱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当我得知版权不在我手上时我有好几年没办法专心工作,因为我觉得它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如果它是一个人,我会告诉它,你是最完美,甚至我可能会告诉他,你嫁给我,我娶你,因为我觉得你是最完美的作品。

  当我唱到《匿名宝贝》的时候,我才体会到为什么好多艺人做演唱会都会哭,因为真的好辛苦、好累,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小时,但我们那天都已经彩排到凌晨三点多,回到家四点多、五点,睡没多久九点又起来又去彩排,一直到现场彩排到五典,然后就开始装发,然后休息一个半小时,演出开始了,那时候所有乐手都好累,包括我都好累,结果我在唱前面第几首的时候几乎都已经唱不动了。

  黄义达:没经验。所以这次在上海演唱会,我会让乐手老师们,包括我自己,休息,然后把当天的演出做最好。

  黄义达:我会看,我很少流言,但我都会关注,去看,包括有些人会留一些,不管是私信或语音,我都会听,但我是那种很懒得讲话,我是那种在家里特别宅,我觉得我没有话讲,而且我有一个习惯,我希望对每个人都公平,我只要回答一个,就有好多人要回,我要不回的话,另外一个歌迷就觉得我偏心,或者说,你没关注到我,其实我都关注到每个人,但唯一最公平的就是不回,我觉得那是最好的。

  黄义达:我每天都看,我大概都会知道他们发了什么事情,关注我什么事情,当然我不可能24小时都看,但至少每天都会看一下。

  黄义达:多休息,注意身体,比如上个星期我就病了,上个星期我感冒,当下还得工作,没办法。

  网易娱乐:所以是北京演唱会的成功才让你有更多的动力去做更多的演出吗?在国内。

  黄义达:不是说演唱会的成功,我觉得我的演唱会,因为它是众筹,不是……我觉得我的成功是什么,我觉得成功是我的坚持,不能说到我觉得很多网友对我可能还不了解,我的理想不是要当艺人,我的理想是创作,我只想创作,在幕后,但我很幸运可以发自己的专辑,有自己的粉丝、自己的歌迷,但是我一路来都坚持到今天有一点成就,我觉得成功在于坚持,而不是你开了几场演唱会,或者你曾经入围、得过奖,这都不是重点,但我觉得唯一真的让我再回到舞台,是内地的音乐节,让我找到自己的舞台,在音乐节我特别的享受那个台上的我,因为他是背吉他,你可以互动,很多环节,比如你要停下来互动,我就可以互动。

  但以前当艺人的时候,不管什么场面,八万人的,我也唱过了,八个人的,我也唱过了,但以前都是放伴奏带,比如《那女孩对我说》,就是一个三分多钟的歌曲,你在舞台上把这三分钟唱完就结束了,但在音乐节不一样,我背着吉他,可以掌控这个舞台,让我觉得很迅速的成长。

  网易娱乐:我看有新闻说,你对音乐的篇幅是有自己的意见在里头的?一首歌的长度。

  黄义达:我觉得音乐,看看我的角有没有歪(笑),音乐是用耳朵听嘛,因为你看电影,好多人说,为什么我的音乐那么长,但你看电影,以前我小时候的电影大概是一个半小时,如果你看一部电影大概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你会觉得,哇,很了不起,但你看现在的电影都已经到了三个小时,音乐也是一样,只是因为你看不到,但它也有内容和故事,也有情绪在里面,我都会慢慢铺,把情绪铺到,可是我觉得我最需要表达的整个音乐应该是五分多,我才可以把整个剧本写出来。

  黄义达:也许,但不一定,因为我小时候没有怎么接触音乐,我们家没有人玩乐器或是音乐家,那时候我接触的音乐都是唐朝、黑豹,这些音乐都是五分多钟,一直到我进了娱乐圈,我才发现原来音乐有三分多的,那时候就被限制,我有一个时期老被限制,所以那时候我做音乐觉得挺痛苦的。但不论怎样,我觉得音乐只有两种,好听、不好听,喜欢,不喜欢,未来我有音乐可能只有一分钟也不一定。

  黄义达:其它的我不敢多想,我真的是活在当下,我也不知道上海演唱会之后未来还有没有演唱会,因为我跟你讲了,毕竟它是一个众筹,但我觉得一步一个脚印吧,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把音乐做好,我觉得音乐,你诚不诚恳,音乐都会听得出来,你感动的时候,消费者愿意买单的话,我相信就会有演唱会。

  网易娱乐:大家都知道当初你是因为在娱乐圈做得不太开心,所以离开了,但现在又重新回来了,你在心理上有作出调试吗?

  黄义达:我没有想过回来,当时我也不知道会回来,当时我离开快三年,就在幕后做自己的品牌、音乐,一直遇到……那时候,之前我有帮现在我的经纪人她们公司的艺人写歌,你要跟客户搞好关系,比如说我到北京,说最近怎样,吃个饭啊,我请她吃个饭,她问我最近在干嘛,我说我在做自己的音乐,我没有想过再发片,她说要不合作一下,我说可以呀,我的合作方式就特别简单,我掌控音乐。她说那没问题啊,你就自由发挥。这一路走下来,她又把我带回这个舞台,我记得我第一次上舞台的时候,特别紧张,因为你突然觉得这三年没有在舞台上了,突然站上舞台,我还记得我好象,喉咙好象抽筋还是什么的,突然唱不出来,特别紧张,就好象你第一次发片一样。

  网易娱乐:这次回来大家也给你很多的鼓励,你觉得谁对你的帮助最大?让你重新回到乐坛。

  黄义达:谁帮助我?歌迷吧,一个艺人如果没有歌迷的话,他不会有舞台,但同时一个艺人自己不去争取自己的舞台或寻找自己的舞台,我觉得人都是互相的。

  黄义达:还是第一位,创作,录音、混音,幕後的工作,我觉得那是比较开心的,也不能说幕前不开心,幕前的工作,因为我现在,我早期的文案出来,其实就已经跟媒体说了,我不爱讲话,我这个人很直率,我讲话都很直接,但近几个月,我自己也有反省一下,我有时候讲话太快了,但我没有告诉人家为什么,所以会变成一个矛盾点,人家会觉得你肯定有攻击性,但其实我的出发点是因为我爱音乐,所以我讲的东西呢,是可能在音乐的某一块发泄,对,我会觉得,音乐怎么会这样子呢?音乐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忘了一个东西就是,我是一个艺人,所以我这几个月挺难过的,但也还好,反正也经常会反省。

  黄义达:对,做音乐,不停的弄编曲,弄编曲,弄演唱会,没事的话就回新加坡,因为好久没回家。

  黄义达:不急呀,因为现在音乐本来就比较困难,所以我觉得不急着发片,把歌做好才是重要的。

  黄义达:对我来说是共鸣吧,以前早期的,因为现在可能90后跟00后面临的东西不一样,他们现在面临压力,工作比较难找,可是在我们小时候是什么?理想,梦想,比如我想去追求……以前好多歌曲都是关于梦想的,比如张雨生《我的未来不是梦》,因为很多以前的人比较苦,所以音乐给了他很多勇气跟共鸣,因为现在的小朋友都很幸福,科技,什么都有,你不愁吃不愁穿,走在街上哪儿都有得吃,环境变得不一样,也可能因为科技发达得太快了,各种原因,但我觉得主要还是共鸣吧,毕竟现在小朋友听的歌曲,我觉得,现在我其实不知道,我得要去了解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想要什么。

  黄义达:我不会考虑歌迷要什么,我在考虑人们心里要哪一块的安慰,除了情感以外,我就觉得圈内的情歌太多了,因为每个人出来的歌都是情歌,但哪一块才可以切入到90后跟00后的,我是79年的,我们的爱情观就会不一样,譬如说,你不可能再写给70年的他们听的那种爱情,因为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不一样嘛,他们对生活、对感情,听歌的需求是另外一块了。

  黄义达:我会关注,会注意到,但我毕竟没有90后的表弟或什么的,我很难去了解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黄义达:试图了解的话,也挺辛苦的,因为他们比我更直接,所以变成……所谓的年代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们沟通。

  网易娱乐:大家感觉这些年好歌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找,对你来说,创作会变得越来越难吗?

  黄义达:好歌越来越少?不会呀,像我说的,音乐只有喜欢不喜欢,好听不好听,见仁见智,但因为可能音乐发得太快了,因为现在音乐跟随科技,不断的发片,太快,以前唱片你等一两年才真的有一首好专辑听,但因为现在进度越来越快,而且以前一年发一张,可能后来,应该是到了2000年左右,反正每到三个月到半年,就必须得出一张唱片,特别快,在这种迅速发片的当下,你有了太多选择,我不知道怎么讲,英文词里有一种说法,太多选择就没选择了,因为我不知道选什么,但以前只有这么一张唱片,我没得选,我就知道这就是我要听的唱片。

  黄义达:我一直以来都很支持单曲啊,我从一出道,04年,我就一直以来要往单曲走,因为一个是时间的问题,一个是费用的问题,一个是你要等这些编曲老师、导演、作词人的时间,全部都是时间,而不是你写不写得出,你要找一个编曲人,有时候我打给一些知名编曲老师,说我有一首歌要找你编,“好,两个月”,你找导演,导演可能在拍其他艺人的MV,根本没时间,可能要等三个月后,这都是时间,所以我觉得有好歌曲,大家的时间都OK了,就发了,也不管几首歌,反正就是音乐嘛,而且不知道谁规定的,唱片一定要十首歌吗?但据我了解,唱片应该可以容纳15首歌,那干嘛不发15首歌呢?一张CD,你还要浪费一些空间。

  网易娱乐:现在可能在内地生活比较多一些,有关注到内地乐坛吗?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内地音乐人?

  黄义达:我喜欢的都是年代的,像我偶尔还会去听老狼啊,偶尔会听郑钧,偶尔会听唐朝,但现在的我就比较少,因为我一旦自己创作的话,我没办法听现在的音乐是因为,你会不自觉的就带到那边去了,所以写歌时一般我都不听歌,因为不自觉的就会偏向他那边,你不知道,一直到做完之后可能有些制作人会说“这首歌好象是某某歌的”,所以一般我都不听音乐,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写东西不担心像别人的,我说因为我写东西从来不听别人的,我只专注我要的音乐。

  黄义达:没有,我现在作息不一样了,我以前是晚上12点开始写歌,一直写到早上9点,11点上通告。

  黄义达:我现在作息不一样,12点电脑就关了,就躺在那儿,像医生所说的,因为现在人们的生活环境压力太大,包括你睡觉、呼吸都很紧张,导致你睡眠特别不好,所以医生说,唯一怎么睡着呢?就是放一本无聊的书,你特别不想看的书,放在旁边,拿来读。

  网易娱乐:现在义达在音乐上的自主性很高了,比较自由了,现在对自己的状态还满意吗?

  黄义达:我现在对所有东西都很知足,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要弥补一下,我之前没有出家,大家老在说我出家,我没有出家,那是新闻下的标题,说我出家,我只是去修行,我修行回来那一当下,我就很清楚一件事情,以前当艺人的时候每天睡醒时会告诉我自己,我是义达,我要做到最好。可是现在我睡醒我会告诉我自己,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开心。我要开心的过每一天。

  黄义达:对呀,因为我中文没那么好,但至少心脏的心,我会写,心脏的心有三点水,这三点,人生已经够累了,所以不要把所有点点滴滴附和在心上,人心上面三点水,这一辈子已经够累了。

  黄义达:我从以前就老忘歌词,但我对Live的定义,Live一定会稍有偏差,不放提词器,有很多问题,一是我不想再依赖机器,我很喜欢互动的感觉,如果已经习惯机器,以后我的舞台如果越来越大,我需要更多机器,我走动的话眼睛都得要看它,而不是看着观众,变成我不是跟观众互动了,而且我觉得某方面你可以挑战自己,如果你要做一个实力派,我可以挑战自己,我不是你们之前认识的那个《那女孩对我说》的偶像黄义达,而是我有实力,我不用看歌词,不用提词器,挑战我自己,另外一个是我对音乐的尊重,我如果那么爱音乐,我应该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好,所以我都不会选择,包括耳机,以前有时候耳机会有人给你提词,但这些我都不会去用,忘了就忘了,至少我做了一场Live。

  黄义达:他们帮我唱,他们帮我接,我忘了一句,因为我是音乐总监,我是音乐总监的话,变成台上很多工作要做,一些其他艺人可能就是专注他的,只要把他的本分做好就好,比如舞蹈、音准、唱歌,可是我要背吉他和弦,我要背每一个歌单,下一首歌是什么,都要背下来。

  黄义达:没有啊,有一些是粘在舞台的,我没有,都是靠记的,我要透过耳机听我的反送,因为对面的老师跟我旁边的老师要看我的手势,比如我听到这首歌吉他,我就比着吉他,他就得拉响,我不比的话就没事情,包括鼓手或什么,我都要听拍子,弹吉他,耳朵还要听拍子,台上好多工作都要做了。

  黄义达:是啊,音乐总监啊,就是当音乐的现场导演,一个人在那边盯的时候,透过耳机我要想好多东西。

  黄义达:我期望所有的歌迷都能到来,这是我最大的期待,因为我觉得我们黄义达宝贝家族就差那么一步,我觉得未来有更多的演唱会和更多的演出,希望不是更多的问题老来问我,“你几时开演唱会?”但我现在开了,我就希望你们可以到现场支持我,这才是最关键的,因为未来就会有更多演出的机会,可以到很多的地区开演唱会,会跟更多的歌迷碰面。

  但是如果有些可能不能来的,我其实也会挺,有时候挺失望的,因为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差那么一步,如果这些人都能到齐的话,那我未来更有希望。

  网易娱乐:其实今天和黄义达聊了很多马上要开始的上海演唱会的故事,也聊了很多对音乐的期望,希望歌迷们都排除万难,来到现场给黄义达支持,感谢黄义达,希望下次带着新的作品来网易作客。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huangyida/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