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黄义达 >

黄义达:还俗时感到巨大力量 渴望爱情也害怕爱情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黄义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4月26日下午,黄义达(微博)携全新EP《微光》做客网易娱乐《超级面对面》。这张EP也是他阔别乐坛三年之后交上的第一份成绩单。

  在这三年中,黄义达完成了他一直以来的心愿——去庙里修行。谈及原因,黄义达表示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的师傅预言他五十几岁时会离婚,如果现在出家去庙里住一段,就可以化解这一劫难。经历了这样艰苦的修行,黄义达在心态上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心情豁然开朗。他坦言在还俗那一天感到一股特别大的力量,清楚的了解自己未来到底要做什么样的音乐。

  与新东家橙天华音签约之后,公司给了他很大的空间去施展才华,老板纪如璟甚至鼓励他去拍音乐电影,与EP中歌曲同名的音乐电影《保留》由此应运而生。片中的音乐由也黄义达一手包办。

  黄义达透露他最近也在筹划完整的新专辑,不过他也笑言自己会因为做音乐而忽略身边的人,面对爱情,他虽然渴望却也害怕因为自己的艺人身份带给对方伤害。

  网易娱乐: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网易娱乐《超级面对面》,我是黄俊,今天做客直播间的嘉宾是黄义达,带着自己的全新EP,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网易娱乐:真的是好久不见,之前在网络上看到Yida的报道还是一些很让人心痛的报道,Yida做了一些让人非常吃惊的事情,剃度出家了,现在又坐到直播间和我们聊天,带来了自己的新专辑,为什么那段时间会有那么冲动的决定?

  黄义达:那不算是出家,我一直以来都很想修行,大概在我21岁时就想去庙里住,那时唱片公司常常跟我说,我有时间就带你去。他的“有时间”带你去一过就过了八年,八年一直没有机会去,巧合之下,我朋友在迪拜工作,他说想出家修行,我说那你带我去好不好,他也吓到了,说你真的要去?我说对,我们就约了一个时间,刚好可以修行,让心平静下来。

  黄义达:没,那时候我还有通告就落跑了,也没跟公司说,说我在家里写歌,那时候跑过去,头发很长,剃掉了,眉毛也剃掉了。

  黄义达:那是他们国家的规定,所有和尚都要把眉头刮掉,没头发又没眉毛怎么上通告?后来有很多通告没上,挺尴尬的。

  黄义达:没有,他们不会,以前他们就很清楚(我的性格),“这小子很叛逆,他的个性就是这样子。”

  黄义达:小时候有个师傅,比如我家里有三个小孩,讲了大姐怎样、二姐怎样,讲到这个小的,就会说小的特别不礼貌、脾气特别不好,要对小的包容一点,老幺有一天会成才,可是他一定要出家,到庙里两个月,但那时的我还小,十三十四吧,特别会觉得……“你不要来骗我爸妈的钱,讲一些有的没的。”那时候很叛逆,不想去,长大后忘了这件事情,可是心里很想去庙里住,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有天去了才发现小时候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叫我去,主要原因好象是可以化解婚姻,他说我五十几岁会离婚,会出家当和尚,如果现在我去庙里住两个月,就可以化解这一劫。

  网易娱乐:当你自己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做这件事情时,真正去做时会发现和当时想的完全不一样吧?

  黄义达:特别不一样,第一天去特别无聊,因为没有手机、不能上网,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没有热水洗澡,平时完全与世隔绝,特别辛苦,在庙里一直静不下来,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感觉有点浪费时间,后来在庙里住久了就会发现很多时候是我们步伐太快了,已经忘记怎么慢下来了,所以才会导致自己心很累。

  黄义达:对,那时候没想到会做心理调整,很奇妙,师傅叫我扫一条街,你知道,平时我们在城市里扫地都很快,特别快,在庙里我扫得特别慢,听到了周围的环境,我以为环境特别嘈杂,原来是自己不平静,扫地都扫出了新的(感受)来,特别奇妙,没办法解释。

  黄义达:没有太多,9点半睡觉,10点半起床,念经,出去赤脚化缘,去一些人家的家里,向他们要食物,每天走大概三公里的路才有饭吃,现在回到城市里都很幸福,因为走几步路就有饭吃了,可是在庙里不一样,每天都要走三公里,走到我的脚好痛,也不习惯,因为那边路的状况不好,都是石头,常常会踩到玻璃。

  黄义达:挺艰苦的,因为那边靠近缅甸,那座山的对面就是缅甸,是在冬天,我们穿的袈裟就那么一层,特别薄,很冷,但不能买,因为一切都要等人家贡献给你,在那边好几天才有人贡献给我们,前几天都很冷,包括洗澡都要很有勇气,因为水特别冰,洗到人头皮发麻的那种,本来都已经没头发了,洗个澡应该很快,但我们都会在里面耗个35分钟,因为太冷了。

  黄义达:在泰国这是他们的文化,每个男生都要去当和尚,不一定,我有看过一些来修行的,可能就来五天,有些来三天。

  黄义达:对,不管几天,我们以为需要两个星期,所以就去了两个星期,但实际住在那里是十七天,因为有三天需要适应适应庙里的环境。

  黄义达:在庙里时你会发现,为什么我会那么勇敢,因为我心里有一道微光,从来不让它熄灭,只要这道微光熄灭,你就会没有战斗力,或者是拼命为生活奔波(的勇气了),所谓的微光很难解释,因为每个人的不一样,但很多人不了解,比如在庙里和尚只讲一句话“你们两个小朋友跟着我来,我带你们去晒太阳。”我们两个趴在地上笑得肚子都抽筋了,说“和尚带我们去晒太阳啊,去不去啊?”很简单的,我们发现原来每个人都会给予大家一点微光,可能我们太忙了没有察觉,很多时候,这些小小的微光就是力量。

  黄义达:因为那一刻我们要跪下来,他们出家时会有特别盛大的仪式,亲戚朋友都会到,我就是一个人在那儿,跪在长辈面前,头放在膝盖那里,师傅说了一句话“这一分钟心里自己想想对你爸妈说的话。”这三十年来所有的回忆都起来了,对我爸讲过一些不好听的话,对我妈也讲过一些不好听的话,就哭了。我朋友说,Yida,虽然你爸妈不在现场,但我可以代表你爸妈原谅你,好好加油。哇,就哭的……特别惨,长那么大没有哭过。

  黄义达:有,那绝对的。比如很多人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喜欢音乐,又做着我喜欢的工作,可是你要想,当兴趣变成工作时,它就不再是兴趣了,而且你每天要写的歌也不是你喜欢的,懂吗?

  黄义达:要开会,公司要你做怎样的音乐,为其他歌手写怎样的音乐……其实你做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很多时候分享会搞乱,比如一下说你是摇滚歌手,一下说你是偶像歌手,可是写得歌太摇滚了公司又说(不符合)市场需求,乱了……那时迷失了自己,已经忘了到底谁才是黄义达。

  网易娱乐:经过出家这段十几天的日子,是不是也得到了一些新的启示,对于自己未来事业的发展以及生活的规划。

  黄义达:我只记得还俗那一天我感到一股特别大的力量,特别特别大,我已经很清楚到底自己要做什么音乐,《微光》的音乐大家听得出很有黄义达的风格,可是这首歌我铺成了两年,不断地写,前面的钢琴听起来有些孤单、有点悲,可当后面女生的高音出来时的那一刻我自由了,很清楚,我黄义达回来了。

  网易娱乐:结束那段旅程的时候,跟老东家解约,是因为自己想清楚应该做什么样的音乐,有了新的决定?

  黄义达(微博):也没有,那时候我们的合约已经到了,我也想休息一下,如果可以再合作我们就合作。刚好我那时候到北京来,比如我老板纪茹璟,两年前算是客户,因为我制作了他们家艺人乔任梁的专辑,基本我们和客户都会保持联络嘛,那时候我们过来请她吃了饭,她也很关心,也是第一个我在还俗后打电话给我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没事,我回来了。她说没什么事情就好好休息。我说我到北京,请你吃饭聊一聊,她问我有什么想法,后来约着碰了几次面,她就问我有没有兴趣合作。我说不是没有兴趣,但我这个人没有很好搞。

  黄义达:她说不好搞在哪儿?我说音乐,我太爱音乐了,对音乐有很多意见,很执着,不想改歌。她说如果我给你自由写歌呢?完全的自由、百分之百的自由,不管你怎么编曲,我觉得那就没问题啊,可以合作,就这样我就签给了橙天。

  黄义达:对,特别特别大的空间,《微光》这个音乐,相信有史以来我是第一个五分半歌曲只唱三分钟的,甚至三分半,后面其它的都是音乐,而且还拿来拍MV……

  黄义达:对,太长了就没办法拍MV,以前我以为我很勇敢地在做音乐,后来签到橙天才发现……

  黄义达:这些人都挺疯的,他们更敢做音乐,我遇到了真的在做音乐的同事,以前我常常会跟媒体、歌迷朋友说我黄义达虽然写歌写了很久,两年发一张,但我不是卖音乐的,是做音乐的。

  黄义达:特别感谢,因为很难碰到一个人能了解你的音乐,猜到你想写什么,她会给我很多想法,“你是不是在写这段歌词?”“你怎么知道?”专辑里有很多歌曲我都希望可以跟她合作,因为我觉得歌曲特别贴切,那是最重要的。

  网易娱乐:说到《微光》这首歌,大家在听EP的第二首《Broken Heart》时,相信很多人也会有共鸣。

  黄义达:很多时候我都忙着做音乐,很多新加坡的朋友,我觉得做音乐就是大爱,情歌有很多,不需要那么多,我们需要关注更多人,比如那时我写歌,表姐有一条狗特别听我的话,那天我去了问狗怎么见了。她就拿了它的骨灰出来,特别难过,好痛。觉得我这几年做音乐都没有回来陪你玩。

  黄义达:我身边的,当兵的朋友、初中的朋友,也都离开了,也没有时间回来送他们一程,我特别特别难过,那时候就写了这首歌曲,“不管远方的你离去,我也永远爱着你”,不管是女朋友、一条狗还是我的朋友,我永远都爱你们。

  黄义达:会啊,我常常讲说,音乐救了我,但同时音乐也害了我,音乐耗费了我太多时间,让我没有办法找另一半,或者是有时间去关注别人,平时有人要歌,我得写歌,有时候写歌就跟拍电影一样要有脚本、有剧情的,有时候写得太深情,周边的事情都忘了,女朋友可能会说“你在写哪个前女友?”有很多麻烦,所以宁可不交。我觉得交往一段感情应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如果每天都要争吵,真的没必要在一起。

  网易娱乐:写了大量的歌,对情感一定也有很多关注,自己现在对情感是什么样的态度?

  黄义达:我挺怕的,我渴望爱情但又很怕爱情,怕的原因是我怕伤害到对方,比如今天我交往了一个不是圈内人的(女朋友),可能她没办法接受我的生活,比如现在我们在录影,手机不能开,找不到我,但开了可能我也会说“对不起,待会儿打给你”,然后挂掉,女孩子就会特别没有安全感,这是特别辛苦的,回家写歌,她可能会想跟你聊今天她的事情,但来不及,我得赶工,得交歌给客户,特别辛苦。

  黄义达(微博):对,其实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不一样的方式来保留,如果你有看……我之前拍了一部《保留》的音乐电影,后来跟导演讨论,选择用一个方式可以讲爱情保留,我从来没有想到可以这样保留一段爱情,但我不能透露。

  黄义达:主要原因是纪茹璟,我老板,因为我一直很渴望做电影配乐,她就想,既然你要做电影配乐,倒不如来做自己的电影,后来就找到了唐彦(音),说这就是属于你们的电影,把配乐做好,所以整部电影里所有的配乐都是我一手包办,拍完了我还没有杀青,在家里做音乐。

  黄义达:看剧本时你会想到音乐,碰到了导演,音乐的想法又改观了,原来导演看到的东西和我看到的东西不一样,拍了之后因为太入戏,每次对着画面做音乐的时候就会想,我的台词可以更好的,忘记掉了音乐……应该很投入地做音乐,可是却很投入地看自己的戏,而且拍的时候因为太入戏,回来就会有点(空虚)。

  黄义达:因为是有主题的,一个爱情电影,我们会怎样保留一些东西,那时候想到“保留”这个课题很好,就把它写出来,也不要写得太悲,因为你要保留的东西不是悲的。

  网易娱乐:自己出演这部音乐电影,有时会产生分心的感觉,和女主角对戏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黄义达:压力特别大,毕竟她是专业演员,比如她看台词,看一遍,就背出来了,我们平时背歌词,到了副歌部分都有重复性,但台词没有的,你背了之后要把它当做生活来讲。

  黄义达:但台词不是你平时会讲的话,眼神啊、演技啊,都特别辛苦,我没办法,当然唐彦(音)也会教我,因为听不到大家讲话我就会担心几时接我下一句台词,她说,你注意听我的尾句,比如我的尾句是“你不爱我了”,你就接下一句,不要急。

  黄义达:我想拍戏,但我爱音乐,如果要选择音乐节跟拍电影,我会选择音乐节。

  黄义达:满意,基本上导演没怎么改,所以照理说我应该是达到了导演要的要求,特别有成就感。

  网易娱乐:这张EP里有四首歌,五首配乐,《保留》中大家可能会发现Yida不一样的电影配乐,《倒叙》这首歌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黄义达(微博):《倒叙》的音乐风格很多人都在怀疑,甚至那天我在网络上看到有人问“《倒叙》是黄义达写的吗?”因为以往我的歌都比较深情,要不就是比较悲一点,但现在我回来每天都很开心,现在可以写开心的音乐了,所以很多人都在怀疑《倒叙》到底是不是你写的。包括公司听了、宣传听了、老板听了以后(都问),确定这是你写的?我说对对对,大家都很怀疑。他们说以前你都不会这样子。我说对呀。

  从小我就是一个很自信的小孩,特别有自信,我的自信是很高傲的,很多人都不喜欢我,现在找回自信后我对老板说,我能写的东西可多了,我能做的东西也特别多。

  黄义达:不是,应该说有自信是好的,但以前的问题是卡在分不清楚什么叫批评,什么叫建议,听不懂,但现在明白了,有些意见参考就好了,批评是一定要接受的,但以前不会嘛。

  网易娱乐:就像很多朋友在网上说的,Yida的音乐变得开心了,音乐作品是能够反映唱歌人的生活的,为什么心态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黄义达:我修行回来之后……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特别开心,每一天都特别开心。

  黄义达:每天在庙里会想一些东西,如果你每天要抱怨你的工作,我跟你讲,工作起来绝对没有一天是开心的,也没有一天会是顺利的。

  黄义达:不会啊,后来我自己回想过去,我总是觉得我以前在很痛苦地打工,但现在我是每天都在享受工作,不管再累再怎样,每一天我都特别享受这种累,享受我的工作,觉得每天都很开心。

  网易娱乐:前段时间Yida接受了一个杂志的邀请,获得了“抗抑郁大使”的称号,现在特别有信心做这件事情?

  黄义达:有,特别有,我常常鼓励他们,因为我觉得现在的工作环境压力特别大,很多人没有所谓的抒发管道,我可以写歌发泄,但很多人没有,有些人比较忧郁的话,你要记得,千万不要去找朋友聊天,因为你朋友不是医生,他医不了你,我的经历是跟朋友聊了以后反而更气,朋友不会了解你是什么状况,他会觉得,你有什么压力啊?我也有压力。开始讲这些东西了,到时候会导致没有人听你讲话,你会开始越来越宅,不想跟任何人接触。我想跟他们分享一句话,这个世界,你周边的人都没有放弃你,除非你放弃你自己。

  我怎么好起来的?是因为有一天我回到家玩电动,以前我都觉得玩电动是一种放松,但那一刻我发现我在逃避,那一天我刚好回头看到我爸妈,发现他们老了,老人斑越来越多、皱纹越来越多,我对自己说,时间不多了,我再不好起来谁来照顾他们?我不好起来,会给家里带来很大的负担,我一定要好起来。所以那时我每天都会运动,因为你会发现……我跟你讲,所有的微光,比如忧郁也是一种很大的力量、一种很大的能源,如果你会利用它,比如我是写歌的,我知道感觉来的时候特别悲,特别心酸特别苦,我就会把力量运用在写歌上,歌曲出来就会特别有感觉,因为它足够痛。

  网易娱乐:以前大家记住的是Yida长头发、忧郁的形象,这次重新回来发布作品,形象也改变了,男孩从男人心态的变化吗?

  黄义达:这应该是岁月的痕迹吧(笑),其实我以前也没有很忧郁啊,就是每天很累,因为以前我每天只睡两到四个小时,好几年,我好累啊,每天上通告都好累,因为有好多东西要吸收,所以我不是很忧郁,而是头脑里有太多东西了。

  网易娱乐:Yida带着自己的全新作品马上要投入到一场新的演出中,五一热波音乐节,在成都,这次在成都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向大家呈现自己的音乐作品?

  黄义达:这次有团嘛,有团的话大家会看到不一样的黄义达,因为以前的黄义达在舞台上,头发弄得很飘逸啊,服装很美啊,但现在我会选择简单的,因为音乐就是音乐,不用穿很美的衣服在台上展示,只要一件T恤、一把吉他,跟我的乐团,就足够让你们了解黄义达了,到时的音乐基本都以摇滚为主,目前会带十首歌曲,可是我当然也希望……如果现场特别热情的话,搞不好十二、十三、十五首都有可能。

  黄义达:观众也有体力的,我要排歌序,比如《显微镜下的爱情》是内地朋友认识我的第一首歌,《那女孩对我说》是在后面,之后更多人认识我,这些经典歌曲一定会有,后面的……哎呀,不能透露,因为那是我的惊喜,我可以透露有一首歌,专辑里有一首歌,十分钟,那是不够的,现在表演有一首歌……

  黄义达:也不算,但那就是唯一的,特别惊喜的环节,那个环节大家都不能离开。

  黄义达:我以前都听说有音乐节,但没有机会,因为以前通告很满,之前在台北嘛,现在签到内地公司,会觉得有很多机会,终于可以参与了,特别开心,那天公司说你要去那个音乐节。我就特别开心,问“那几时彩排?别拖了。”我就很积极,每天下通告就会去彩排,特别开心。

  网易娱乐:除了这张全新EP中的作品,如果我们要期待Yida完整的专辑,大概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黄义达:以现在的速度应该不会有一年那么久了,因为是很自由地写歌,平均一天可以写一首,加录音的话,可能六个月吧,六个月就可以发专辑。

  黄义达:不一定有风格,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一张专辑要写一种类型的歌,可以有舞曲、有电子、有鼓点、有摇滚。

  黄义达:对,包括专辑里的舞曲,《Track 11》,为什么是第11轨,因为专辑只有十首歌,以前我们做专辑时没办法放纯音乐,所以我加了第十一轨,名字就是这样,那个音乐对我来说也很有成就感,一个巴西的服装设计师找到我做了这个音乐,今年他也用了这首歌曲在他的服装秀中,我也特别谢谢他给我这个机会,把我的音乐带到巴西去。

  网易娱乐:看来Yida这次带来了新作品之后会有很多不同新的尝试,期待Yida之后能带来更多新的惊喜。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huangyida/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