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黄国俊 >

胸外科专家黄国俊:挽救过6千多名患者的生命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黄国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黄国俊是我国著名的胸外科学专家,他师从于我国胸心外科的奠基人吴英恺先生。黄国俊有一双有力而灵巧的大手,40多年来,他用这双手做过6000多例手术。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刚过不惑之年的黄国俊就成为了中央领导保健小组的一员。

  主持人:84年前一个刚刚出生三天的孩子,被他的父母发现双脚畸形。在医院里这个孩子接受了两次治疗,但均告失败。无奈之中孩子的父亲每天用双手给这个孩子校正脚形。六年之后,这个孩子终于站起来了。也许是存在着一些偶然和必然的联系,在十几岁的时候,这个孩子选择了医生作为他的终生职业。如今这个孩子已经84岁了,在他的手术刀下,他挽救和延长了6千多名患者的生命。他就是著名的胸外科专家黄国俊。

  自90年代移居美国后,黄国俊几乎每年都要回国呆上两三个月,不久前,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在北京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开设专家门诊。

  主持人:我看见一个统计数字,您临床生涯当中您做过6000多次手术。这个数字是不是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黄国俊:比较大。因为我这个差不多四十年我没有停,没有停止过,所以累计起来数字比较多了。但是这个数字是很可能的,可以这么理解的。因为如果每个礼拜4次手术,四次手术日。每天都要做,每次做一个的线个。

  黄国俊多年来一直从事胸外科专业,特别在食管癌、肺癌、胸部肿瘤等方面具有丰富扎实的临床、教学和科研经验。被公认为是在食管癌方面贡献最为突出的专家。早在60年代初,刚过不惑之年的黄国俊就成为了中央领导保健小组的一员。他先后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专家、学者、国际友人,劳动英雄进行过大手术。朝鲜南日将军的夫人,陈毅的夫人张茜,铁人王进喜都曾是他的病人。

  在中央领导保健小组的工作,一直延续到1984年黄国俊退休。在这20多年中,黄国俊是很多历史事件的参与者和见证者。1979年8月9日新华社作了这样的报道:越南国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黄文欢,为摆脱越南当局的政治迫害,已于最近到达北京。当时的黄文欢已是重病缠身。

  黄国俊:他来的时候他是个肺癌,左肺肺癌。来的时候那已经不小了,有鸭蛋这么一个肿瘤,在下叶的根上,跟上叶子挨得很近了。所以这个手术做起来难度比较大,你不愿意给他做全肺切除,负担太重,因为他那时候恐怕有七十了,七十多了。

  黄国俊:他没问,完全相信。你怎么给我做,给我治我完全相信,这么个态度,一般没有问三问四,没有。

  我们经过讨论,然后决定给他先放射治疗,放射治疗希望他肿瘤缩小一点,然后手术就好做了,所以给他做一个疗程放射治疗之后,肿瘤是稍微缩小一点,我们给他做手术下叶切除,切得很干净,恢复得也很快,所以他很感谢咱们中国的领导人,能够领导这些治疗小组,给他做这么好的治疗。

  黄国俊:最后手术后活了12年,肿瘤是没有了。最后他死亡他是因为心脏病,心脏的问题。

  美国作家、记者埃德加·斯诺逝被称为是中国人民的朋友。1936年斯诺访问陕北,写出了举世闻名的《西行漫记》。向全世界第一次真实地报道了中国和工农红军的光辉形象,震撼了整个世界。新中国成立以后,他曾三次访华,热情地报道了新中国的建设成就。1970年,斯诺最后一次访问中国,在国庆庆典上,请斯诺在上同台观礼。

  黄国俊:斯诺我没给他做手术,我看他的病。你记得吗?当时1970年毛主席在检阅,国庆节检阅队伍的时候,他还在上。当时照了一个相,合照了一个相,那相登在报纸上给大家很大的印象,很深刻的印象。

  当时这张照片发表后,被认为是中国向美国表示,在外交上要跟美国和好的一个信号。1970年12月,在和斯诺的谈话中,表示欢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改善中美两国关系。其后斯诺回到寄居多年的瑞士后,病情发作。这年冬天,瑞士医生发现他患了胰腺癌。

  黄国俊:是71年底吧,毛主席周总理知道他有病了,所以想是不是派人看看情况,把他接回来中国来治疗,是这样一个目的。那就派了马海德、我、还有一个护士,先前部队看他。

  黄国俊:我们去了给他检查,那时候病很重,昏昏沉沉的。腹部腹水很多,有黄疸,我摸他的肝脏已经长很大,而且是疙疙瘩瘩的不光滑。

  主持人:看到这个情况,这个时候觉得有没有心理压力?觉得这个任务我们没有办法完成了?

  黄国俊:那倒没有什么压力,因为情况就是这么摆着。总理要就地医疗,我们在那边我们是没有治疗的医生执照,我们不能够公开行医。所以只能够把他在家里头给他改成,把他家里变成一个小病房。然后到外头去采购些可能的买到的药,家里头给他输液,给他葡萄糖输液等对症治疗。过了一个礼拜之后好转,神志也清楚了,也能下地上厕所去了,也能坐在沙发上给我们聊天说几句笑话。大概好了有三个礼拜很好。

  我不是和马海德一块去嘛,马海德、黄华跟思诺,他们过去友谊的友情,他们拥抱一次,拥抱之后说我们这三个又碰在一块了。再过三个礼拜之后情况急剧恶化,他家里以及邻居都知道这个事家里他夫人也很感谢,也没有办法,已经做了尽到人力了,而且他好转一个时期,所以都很高兴。

  1972年2月15日,埃德加-斯诺在日内瓦逝世,弥留之际斯诺说“我热爱中国”。

  黄国俊出生于1920年. 1939年毕业于广州培正中学后,考入燕京大学医预系。虽然当时他只有19岁,但是他对自己以后要献身于什么事业,却有着非常明确的想法。

  主持人:您是从什么时候决定,我这一辈子就要做一个医生,而且要做一个优秀的胸外科的医生?

  黄国俊:中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就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医生很高尚的职业,治病救人是不是?所以中学没毕业决定这么做。

  医生是治病救人的,这一认识对于黄国俊来说,有着比常人更深刻的切身感受。谁又能想到,日后的这位名医,在出生第三天就被父母发现是个畸形儿呢?

  黄国俊:我是我母亲第二个孩子,可第三天他们给我洗澡的时候,发现我正常脚是这样的,我脚变成这样往内侧,一两岁时候我不能学站,不能学走路。我靠四条腿爬。我妈妈在前头做饭,我爬爬过这个院去看她找她,爬膝盖流血。我父亲又做了一个皮,贴了个皮膝盖上保护我的膝盖,但是冬天还是要裂出血。后来两岁的时候,据说头一次做手术,当然这个不是开刀的手术,纠正手术。把你脚硬给它掰过来,然后上石膏给固定住了。

  黄国俊:那个时候觉得人家都能走,我就不能走,所以我自己想办法怎么样好。我父亲也很耐心,他就每天给我掰一点每天掰一点,掰一点让我固定,站着。站着很疼了,但是逐渐逐渐有进步。叫我站一两个钟头,我扶着桌子站着都掉汗。到了六岁开始好,翻过来开始能够走路,但是不能站,站不稳,前后捣才行。

  黄国俊:看得出来,我脱了袜子你看得出来。还是有点畸形,脚后跟多一点脚后跟长一点,但是一般看不出来。我那个老伴结婚以前她没看出来。

  黄国俊:可能有关系。我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我的病很多,要能够治好,医生能够治好这个病,所以对我下决心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主持人:我听说您在做学医这个选择的时候,当时同时还做另外一个选择,我在这个医学领域一定要做最尖端的领域?

  黄国俊:我愿意做外科,因为我这个人愿意动手,愿意做手艺活,所以我愿意做外科,因为那时候胸外科在幼年时期刚开始不久,难度比较大。

  黄国俊:是。普通外科历史很长了,胸外科历史比较短。呼吸的问题,你开了胸病人不能呼吸。

  大学毕业后,1948年黄国俊受聘任北京协和医院外科住院医师,1953年任主治医师并开始从事胸外科专业。在这里他与协和医院手术室护士长郭淑如结为夫妻。

  黄国俊:协和医院原来的规定住院医生不能结婚的,一旦结婚被发现了那开除,没有二话说。为什么不让结婚呢?就是让你全神贯注,全身力量不要管柴米油盐。那吃饭人家都提供你很好,你不用动手,什么都供应你,只要你全心全意做工作。

  黄国俊:因为住院医生一般四年,四年之后你可以升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就可以结婚了。那么升主治医生日期是什么日期呢?一般是7月1号,所以好多当过住院医生的人,都在7月1号结婚,迫不及待,那天赶快就结婚了。

  黄国俊:我们呢,就是说到,我们那个时候已经解放了,解放了当然这个也解放,这个规矩也没有了,所以51年我们就结婚了。

  黄国俊的家,就在肿瘤医院的后面。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医院的手术室。近水楼台在他们家,有了另外一种意义。

  黄国俊:下面就是手术室,最高那个薄层那是一般的楼,底下那个宽一点,那就是手术间、手术室。我那时候当科主任,我要了解动态,望远镜看一看,那个灯哪个地方亮,我就知道哪个地方是手术间。看看人员忙碌的动态,很忙的话,跑来跑去,看病什么问题。

  在日后的发展中,黄国俊医疗实践与研究的一个重点,就是食管癌的治疗与预防。而把他引上路的人,是中国现代外科学的先驱,中国胸心外科的奠基人之一的吴英恺先生。吴老创造了我国医学史上多项第一,例如第一例食管癌切除术。他建过三家医院——结核病、阜外、安贞医院。晚年的吴英恺筹建了我国第一个心血管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研究室。而黄国俊是吴英恺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黄国俊:吴英恺教授是第一代胸外科传世人。我毕业之后就到了协和医院48年,那时候他当副主任,就在他手下学习了。他是管胸外科这个组这个专业,他也要选人,所以他也把我选上了。

  主持人:您选他我觉得有道理,他第一代胸外科的专家。他当时选您的道理是什么?

  黄国俊:那恐怕我不好说了,他不让给他画画嘛,他可能觉得我这个人还比较可用吧。也可能我喜欢画点画在病例里头,作为是做手术,上届医生怎么做的,这个手术里的特点,我就把手术的图画出来。他们就发现我这个。

  主持人:这幅画可能就是个证据。我当时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觉得很是,怎么说呢?可能用震惊这个词过了点,的确有这样一种感觉。因为这是您1948年画的。

  黄国俊:这是我第一年当住院医生的时候画的,他是要写个书,书里头有这么一章。这一章就是说怎么样做这个病例,做这个手术,所以要我给他画配个图。他用这个画我不知道,他保存起来了。一直到1998年50年以后,整50年。我们去安贞医院去看望他,他专门的资料室,我们去参观都很受教育,后来一块吃饭,他就把这个画还给我。他说黄,这画是你50年前画的,还给你保存吧。我非常感动,因为我没想到这几幅普通画,他能保存50年。

  吴英恺对黄国俊的影响,在很多方面都有体现。很多与黄国俊一起工作过的人,都发现这一对师徒在很多方面都惊人的相似。张德超是黄国俊的学生,在他眼里,黄老做学问的严谨,曾让他受益匪浅。

  黄国俊:比如说就说这个论文吧,他我印象里面就是说,当时是修改八遍。最初的时候呢,主要是一些内容上的大块的调动。最后呢就是数据,我印象里很深的。我是经过好多遍的计算,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他最后,第几遍我就大概第四五遍,他就发现其中一个标准差,他你这块就有问题。我觉得呢,这个他是要经过自己计算的。他不然的话那么多住装条条,那么多文章里面那么多图表,他不太可能能够挑出来哪一个有问题。结果我回头再重新一算的时候,果然在那儿有点问题,所以我就觉得他的确是严谨。

  黄国俊:他叫我分析病例,就分析一个肺结核的违线多例的病例翻出来,然后总结总结。总结每一个病例的情况,那么你要写初稿来,你还得看文献,人家怎么说的怎么认为的。你的经验怎么样跟人家不同,应该怎么样做好。所以你写出文献也要参考文献,要总结文献写出你的论文。我写初稿之后他做修改,他这回把我的名字改到头一个,所以我也很感动的,得到的鼓励。我也经常这么做,经常这么做学问。

  吴英恺当年非常重视病区的查房工作,而黄国俊在肿瘤医院首创了各大科室联合查房制度,到现在还在沿用。

  黄国俊:我们有独创的联合查房,联合查房是一个回顾性的查房。它是把所有上个星期做过手术的病人,手术室怎么做的,病理是怎么分析的,术前诊断科怎么诊断的,回忆性的东西,使大家就是说吸取经验教训。再一点就是说外科医疗毕竟比较单一,综合治疗比较全面一些。就是说不仅使我们的知识得到进一步丰富,而且也使病人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治疗办法。这是非常 有价值非常独创的一个联合查房。

  主持人:提到查房,在吴老的时候他对查房的要求就很严。您呢也对这个查房有一些您自己的一些要求,这是不是也是一个跟吴老当时对您影响有关?

  黄国俊:学他呗,当然应该学他们的这个方法呗,那很严格的。你住院大夫也得要报告病例,你哪怕昨天晚上来的病人,你今天查房你必须要把病例都熟悉了,不能看病例报告,都得背好。甚至于这个人我给他查红血球多少,白血球背出来,装在脑子里头,都要装在脑子里头。

  黄国俊与吴英恺的师生情,一直延续到吴老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吴英恺患了癌症,感觉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吴英恺与黄国俊夫妇有过一次让他们永生难忘的谈话。

  黄国俊:他后来得了肝癌,他做一次化疗反映很大,他就想我不做了我让它去,看看谁能够控制谁,不做了。他说我写了遗嘱,而且我登在《北京晚报》上,那时候他并没有去世。他说已经登出来了,我要是如果死后呢,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不留骨灰。我的尸体就可以做解剖,如果有利于科研教学要贡献。我们不太愿意谈到他说死这个问题,但是他这样说我们觉得也是很伟大的。吴老还跟我说过,他说郭淑如,咱们在一起五十年了,说五十年以后,怎么样?我说还和你在一起,我说还和你在一起。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永远和他站在一起。

  在黄国俊40多年的医疗生涯中,他有记录的手术就做了6000多例。而他的工作并不仅仅局限在临床上。早在60时年代,他就曾率队前往我国食管癌高发区的河南林县考察。建立起我国第一个县级食管癌医院,培养出一批可以胜任食管癌诊断和外科治疗的医生。1975年,周总理在重病中听说云南个旧锡矿的工人患肺癌的人较多,要求尽快派人前往考察。黄国俊奉命率队前往。为了弄清发病原因,他们跑遍了各个矿区,下到几百米深的井下,对矿工进行健康普查。他还多次为肺癌矿工进行手术治疗,并在当地开办肺癌诊断治疗训练班,建立肺癌防治基地。而这些超负荷的工作,黄国俊做起来都是兢兢业业的。

  黄国俊:两个月的假,两个月。因为我胃穿孔,十二指肠穿孔胃溃疡穿孔,做了胃大部切除。那时候是困难时期,困难时期当然大家都很辛苦,营养也不够,但是我还照常工作。我本来是有些慢性的胃十二指肠溃疡,那回也是已经犯病了,已经疼了,但是我还继续工作。头一天我做了一个肺的全肺切除,我想,做完手术之后病人稳定了,下午跑到协和医院去,骑自行车到协和医院去开会。那时候是实在的吃得不饱,回来之后到了六点多了,五六点我经过阜成门,正好一个卖冰醣葫芦的。我一看很馋我就买一个冰糖葫芦,不容易了,那买到冰糖葫芦不容易了。我买到就吃,当然我买了两个,我的孩子老婆吃一个。后来当天晚上我觉得好像好一点,不大疼了。第二天我想吃早餐喝碗粥,刚抬起来一下子就急痛,紧急的疼痛,我知道就有问题了。

  按照原计划,这一天黄国俊是要给别人做手术的,可结果是他自己躺到了手术台上。

  黄国俊:当我住病房的时候病人都传说了 ,这个黄主任怎么病了。把我推出去的时候,有些病人,特别是我给做过手术的病人都点掉泪,实际上累倒在手术台上。后来等第二天醒过来了,我觉得委屈了,无缘无故胃去掉了,我一个人在屋里头我掉眼泪。

  黄国俊:觉得太辛苦,觉得无缘无故,我为什么把胃没有了?这个胃没有了,那就是说实在是太辛苦了。第三个穿孔,我在科里头15个大夫,我第三个穿孔。

  高强度的工作量,让黄国俊的胃被切除了3/4,但是大量的临床经验,也让黄国俊的医术更为精纯。在肿瘤医院对3000多例食管癌手术后随访情况的统计中显示,手术后生存10年以上的达22.5%,15年以上的19.7%,20年以上存活率11%。黄国俊也因而成为国际同行所仰慕的权威之一,在国内外发表了200多篇论文,被公认为是在食管癌方面贡献最为突出的专家。

  黄国俊:食管癌是中国的一个最常见最高发一个肿瘤,在全世界中国是最高发的,通过黄国俊,他把这个食管癌治疗的效果和治疗的方法报道到国外,参加各种国际会议,让外国人了解了中国人食管癌治疗现状,当年我们的食管癌治疗效果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的5年生存率那会儿已经达到了30%左右,30.3%,所以这样外国人就,我们中国胸外科,在外国有的地位,名气什么的,都是靠他在外面打出来的。

  1988年1月,黄国俊作为亚洲第一人被有近200年历史的英国皇家外科学院接纳为限额120人的荣誉院士,而在获得这一荣誉的2年前,黄国俊让一代名医吴阶平免挨一刀的成功治疗,就已经在业内广为流传了。

  中国外科学奠基人裘法祖: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2005/05/01/ 12:01:40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huangguojun/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