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开奖结果 > 后海大鲨鱼 >

后海大鲨鱼最牛女主唱付菡:来地球就是来玩的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后海大鲨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五一期间在音乐节上玩儿high了吗?在洋溢着荷尔蒙、充斥着各色潮人的音乐节现场,舞台上那些酷、辣、潮占全了的女乐手们不禁让人心里啧啧:“原来女孩儿可以这么酷!”你以为烟熏妆配皮衣、网袜是摇滚大妞的标志装扮,她们却穿起了高衩连体泳衣,你以为摇滚的巅峰是1980年代,她们却早已学会了微信时代的新发声方式。借着这股热潮,COSMO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国最火的乐队——后海大鲨鱼乐队主唱付菡,跟着她去看看,不抛却理想和自由的另类逆袭,到底长什么样?

  鲜明多变的短发、高明度嘴唇、连体衣,成为提起后海大鲨鱼乐队主唱时最符号化的标志。“人们觉得摇滚乐手很奇怪,但我在摇滚乐手里面也算奇怪的,烟熏妆、大皮裤什么的已经过时了。你得不停地变,一成不变地活在标签里,不仅无聊自己,更无聊别人。”

  这个一路跑得掷地有声的女主唱,不仅从摇滚这个“非主流”领域冲进了主流视野,还吸引了国外时尚媒体对当下这一波中国年轻浪潮的关注,在国际著名时尚摄影师Mario Testino的那组让人印象深刻的大片里,付菡赚足了眼球。

  强烈的个人风格之外,付菡和她的后海大鲨鱼乐队取得的成绩足以让任何一个摇滚音乐人羡慕。成功得益于一个科技和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创作已经不再被乐器种类局限,电脑可以模拟出脑海中所有的想象,传播也因为社交平台而充满可能性,再小众的音乐都能找到同类。于是,十年的时间,付菡成为中国顶尖的摇滚女主唱,后海大鲨鱼甚至还没出唱片就已经成为最受瞩目的乐队,现场演出更是屡刷票房纪录。

  作为我们这代年轻人眼里自由和想象力的符号,付菡和后海大鲨鱼乐队这么火,不仅是因为他们的音乐激发了人们对世界的好奇,更是让大家意识到,拥有想象力和执行力地去玩儿,也是一种掷地有声的生产力。

  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主唱”专业,“经历”才是最好的老师。付菡从小的专长是画画,本科其实是名学建筑的工科女,后来又修了平面设计。上大学之后,付菡的好朋友带她去看小酒吧演出,那是日后的摇滚明星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现场表演,十几个乐队准备演出,大家喝酒、聊天,前一秒还在胡说八道,后一秒就上台嘶吼,一直演到天亮。“那时觉得,原来年轻人的生活可以是这样的,感觉生活打开了一扇门,找到了一个属于你的群体和表达方式。”

  逐渐,各种乐队开始进入付菡的视野,例如Joyside、PK14和新裤子等,也是在看了PK14的演出之后,这个还在念书的女研究生找朋友成立了乐队。付菡第一个给同是建筑系的同学曹璞打电话,“因为他是我当时唯一认识的会弹吉他的人。”

  摇滚乐能的真正魅力在于,任何人都能参与创造,而非需要经过严苛的专业训练去学习发声、演奏,直到多年之后才能步入创作。“我刚开始时唯一的教材就是一套DVD,叫《摇滚乐历史》(History of Rock N Roll),其中一张讲朋克和布鲁克林的Hip pop是我最爱看的,视觉听觉刺激都很棒,光碟都快被我看烂了。”

  他们乐队风格被别人不断地定义,朋克、金属、Surf Rock……他们不愿意活在一成不变的风格标签里,这样只会局限创造力,“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做让人听了想跳舞的摇滚乐。”

  摇滚乐手让非乐迷也能羡慕嫉妒的大概要数边玩边演出的旅行。自称孤胆星人的付菡中学时就去过西藏,后来跟乐队一起,更是走遍了世界各地。她个人微博首页置顶图片总结了去年的行程:“在喜马拉雅山骑摩托车看珠穆朗玛,在天山啃大饼,在沙漠打滚儿,还看了玛雅人金字塔,在爪哇闹肚子。”

  付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不作就不会死”的德克萨斯音乐节。据她回忆,三天时间每天从早噪到晚,想待下去得拼命求生存,当地饭馆、酒吧全变演出场地,而且好像全世界的怪人都集中过去了。

  当时付菡在一间书店唯一的洗手间里弄睫毛,突然进来一个老头,很不高兴的样子,因为她占用了很长时间。付菡出去才发现这个老头就是给英国著名摇滚乐队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做唱片设计的人。后来,付菡送了张自己的唱片给他。

  作为创作人的福利,大概是吃喝玩乐也是正经事,因为那是寻找灵感的最佳途径。出完第二张唱片,付菡和乐队遇到了迷茫期,排练进度很不理想,付菡就又逃去德克萨斯参加音乐节,乐队其他成员也“散落”去世界各地。

  活动散场准备离开的晚上,突然下起暴雨,付菡在德克萨斯的大街上找不到车,她眼看着闪电劈下来,就照在离她不远的路口广告牌上。她开玩笑说那个时候就算是德州杀人狂也不会把车停下来。后来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到纽约。那天,付菡飞快地写好了《Bling Bling Bling》。

  “这首歌主要讲年轻的朋友们去不同地方的离别。因为当时在德克萨斯也有很多中国的乐队,一群跟我一样的年轻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做事情,之后要分别去远方奋斗。”

  尽管后来经历了很多激动人心的旅程,对付菡个人来说,影响最大却是刚出道不久与PK14一起的大巴巡演。不但将以前只在光盘里看到的疯狂公路派对变成了现实,赞助商还在西单华威大厦的楼顶广告牌上放置了很大一张付菡的照片。“那个时候这件事给我很多积极的反馈,我总认为艺术是不能养活自己的,这之后有了更多信心去做喜欢的事。”

  付菡现在开始追求更多的艺术形式,她大包大揽了乐队第一张专辑中的封面、内页以及海报设计,也做舞台演出的视觉效果,还帮Vice中国拍摄专题。

  去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Vice中国找付菡合作一组主题叫做“夏天”的照片。付菡找来两个女生模特,穿衬衫、小裙子,装扮感觉像学生一样,以两个奇怪女生的视觉找了一些具有北京特色元素的地方拍摄。比如两个女生在北海划船,但每个人戴了一个充满未来元素的眼镜,这种未来和现实冲击出的戏剧感,是付菡从音乐到艺术创作的一大灵感。

  付菡还打算将自己长时间旅行积攒下来的照片做成一本书,讲一个自由做音乐的人眼中这些年间中国和世界的样子。例如有一次去厦门游玩,所有游客都在海边拍照,只有一个女的坐在礁石上,孤独又深情地看着远方,与周围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付菡觉得这样的景象就很有趣。“并不一定是大家传统观念里,摇滚乐队出书就得很躁。我只是提供一个视角,就像有人给猫脖子上挂个相机到处跑,我就是那个相机。但所有创作都需要很强的执行力,跟拖延症抗争是必须的。”

  付菡的着装风格极能吸睛,她自己常常加工设计自己的演出服,其中最著名的一套连体衣被专门收藏摇滚明星使用过物品的Hard Rock酒店购买收藏。2011年的Neo之夜过后,她穿着一套Vega Wang设计的连体皮衣去美国参加万圣节,她当时染了橘色的头发,戴着米老鼠耳朵,在纽约广场吸引无数游人为她拍照。平时出门,付菡也会引起路人注意,“那是北京刚入春,天气挺暖和,我就穿了一个特别短的短裤,半个屁股都在外面,然后搭靴子、皮夹克。朋友见了我直说 女变态你好 。”

  付菡像是在用一个又一个鬼灵精怪的方式维护一种摇滚传统内涵:真实和自由创作。被命运带入摇滚圈,又在生存和灵感面前有过迷茫,而她的故事几经发酵,开始呈现出新图景,诠释了付菡版本的“成功不需要抛却理想为代价”,在她各个擅长的领域都做到了“野性不改”。(《时尚COSMO》提供图文)

本文链接:http://josefuster.com/houhaidashayu/13.html